10种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极端菜肴
[1/10]
分享到:
2015-12-01 13:20:12

落基山牡蛎,蒙大拿州是蒙大拿海鲜吗?呃,不完全是。落基山牡蛎也被称为草原牡蛎,牛腿薯条或牛仔鱼子酱, 其实它就是油炸过的公牛睾丸。吃牛睾丸是西部农场主一个传统习俗,一般在春季阉割季节后,农场中会有很多盈余的牛睾丸。虽然在咬第一口落基山牡蛎时,会感觉有些惴惴不安, 然而入口后外脆内糯的美味,会令你情不自禁的想吃第二口。如果你想品尝这一美味,那么请前往蒙大拿州克林顿,参加那里的年度酒泡牛睾丸节吧。

    落基山牡蛎,蒙大拿州是蒙大拿海鲜吗?呃,不完全是。落基山牡蛎也被称为草原牡蛎,牛腿薯条或牛仔鱼子酱, 其实它就是油炸过的公牛睾丸。吃牛睾丸是西部农场主一个传统习俗,一般在春季阉割季节后,农场中会有很多盈余的牛睾丸。虽然在咬第一口落基山牡蛎时,会感觉有些惴惴不安, 然而入口后外脆内糯的美味,会令你情不自禁的想吃第二口。如果你想品尝这一美味,那么请前往蒙大拿州克林顿,参加那里的年度酒泡牛睾丸节吧。
 蚱蜢,墨西哥瓦哈卡科学家说昆虫可能成为未来廉价蛋白质的最主要来源。墨西哥的瓦哈卡州就引领了这一潮流。在这里,蚱蜢是人们最常见的零食及玉米卷填料。当地人通常会用盐和红辣椒烤制蚱蜢,使其吃起来又香又脆。事实上,如果忽略其细小的腿和触须的话,这些香脆的小东西很容易会被误认为是爆米花。图为在瓦哈卡市梅尔卡多华雷斯贩卖的一篮蓝蚱蜢。
 鸭仔蛋,菲律宾虽然看起来没什么食欲,不过,菲律宾鸭仔蛋尝起来却是十分美味的。因为如果你盯着这个小小的粉红色鸭仔蛋看的话,其半成型的鸟喙和翅芽很可能会令你错过这一美味。那将是相当遗憾的,因为鸭仔蛋其实是十分美味的。鸭仔蛋是菲律宾很常见的一种街头小吃——配有盐,香料及醋的煮蛋。磕开蛋壳,先将肉汤吸入嘴里,然后再吃肉和蛋黄。你可以在马尼拉的街头市场中找到鸭仔蛋,一般推着手推车的小贩都有销售。
 蛇羹,中国香港这道传统佳肴在香港的工薪阶层中已经基本消失了。虽然这道广东美食尝起来很像是普通的酸辣汤,其间配有大块儿的豆腐和蘑菇片,但是里面的肉块却不是鸡肉,而是蛇肉。因为蛇羹有暖血的功效,其比较适合在冬季食用,现在仅有少数几家老式餐厅还在饭店大厅的木箱中养蛇。蛇王林是香港仅存的几家保留蛇餐的老式餐馆之一,其在香港上环附近十分受欢迎。现在你可以就着蛇酒来尝尝这碗蛇羹了。
 活蛆奶酪,意大利撒丁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如果看到食品中有昆虫的话,我们可能会马上将其丢弃到垃圾桶中。但在意大利撒丁岛上,当谈到活蛆奶酪(casu marzu)时,当地人会要求蛆越多越好,因为这种奶酪就是用蛆虫发酵的。而这一发酵方式令奶酪闻起来十分刺鼻。不过, 目前该奶酪的合法地位遭到了欧洲卫生法规的质疑。
 童尿蛋,中国东阳质朴的鸡蛋是中国菜肴的一大美食主题。有用石灰腌制的松花蛋,有用茶水煮制的茶鸡蛋,还有用咸木炭存放的咸鸭蛋。但所有中最时髦的要属东阳“童尿蛋”了,东阳是中国浙江省东部的一个有着80万人口的小城。这里的童尿蛋都是用童子尿腌制的(即青春期前的男孩的尿,最好是10岁以下男童的尿)。据当地人称,童尿蛋对健康十分有益,如其可以预防中暑及促进身体循环等。不过,听起来好像是用尿请客似的。如果乘火车的话,东阳距上海大概有5个小时的车程。
 碱渍鱼,明尼苏达州挪威移民将久置的碱渍鱼带到了美国中西部,在那里,碱渍鱼比在其本土还要受欢迎。碱渍鱼是将白色的鳕鱼置于碱液中腌制,直至其变得半透明,呈胶状并伴有强烈的刺激性气味为止。在明尼苏达州的许多路德教教堂中吃晚餐都可以品尝到碱渍鱼。
 木蠹蛾幼虫,澳大利亚这种幼虫和你的手指差不多大,会分泌黄色的液体,尝起来有些像炒鸡蛋。澳大利亚土著人自远古以来就一直以这种多汁的昆虫为食,这是他们摄取蛋白质的主要来源。木蠹蛾幼虫一般生活在地下,以腐烂的树根为食。一般都是女人和孩子负责挖掘木蠹蛾幼虫,且他们通常都是生吃该幼虫的。不过,在悉尼餐吧或墨尔本小酒馆中你很难找到这种木蠹蛾幼虫,因为你仅能在当地的丛林之旅中才能尝到这种 ‘bush tucker’(丛林食物)。Boshack Outback是一个农场,其距珀斯约90分钟,在该农场提供的“内陆之旅”中,就包括品尝木蠹蛾幼虫这一项。
 天竺鼠,秘鲁提到天竺鼠,我们可能会想到宠物天竺鼠,其毛茸茸的,看起来很可爱。十分喜欢看着它们小口小口吃食物及在雪松屑中打盹的样子。然而,在南美安第斯山脉——天竺鼠的故乡,这些可爱的啮齿动物却是当地人的食物。在这里,天竺鼠也称秘鲁豚鼠,当地人总是将其烤着或炸着吃。其味道尝起来与普通的家禽肉类似,食客们可以选择订制其前半部分或后半部分,也可以单点胸肉或一条大腿。另外,吃天竺鼠比吃牛肉更有益于环境,因为其所需的碳排放量更少。
 榴莲,新加坡许多不协调的非食品类词语,如松节油”,“健身房的袜子”,“厕所”及“腐烂的尸体”等都会被美食评论家们用于描绘这种广受欢迎的东南亚“水果之王”。榴莲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中世纪的武器,一般也就保龄球大小,且周身还布满着呈锯齿状的绿色尖钉。但是其真正的杀伤力在于其气味,其气味十分刺激,以至于在新加坡的公共交通系统中,榴莲是禁止贩卖的。然而,敲开榴莲后,挖出其乳黄色的肉,你会品尝到一种甜蜜而又独特的味道,就像是融合了香草布丁和洋葱的味道一般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后天味道”。很多新加坡当地人都认为位于巴西利的Kong Lee Hup Kee 贸易行是该国最顶级的榴莲摊位。